——聚焦 石家庄限购

置家制造 来源:置家网 发布日期:2014-08-07 01:35 字号:|

摘要:面对这些有着迫切购房需求的购房者,限购能不能表现出更多的灵活性和人情味呢。如果不能取消,是不是也能够有一些指导性政策的倾斜呢,比如说,对人均住房面积低于平均水平的家庭可以放开限购;对异地投靠子女的老人可以网开一面,允许购买一套住房。

就是想换套房子,跟老爹老娘住一起,怎么就这么难?

石家庄老国企众多,除市中心的七大棉纺厂,二环内外还有大量的军工企业、化工企业。这些普遍始建于六七十年代甚至更早的老厂,人口众多,且大多数是自建生活区居住。在新时期,由于工厂效益普遍不佳,工厂职工居住条件长期得不到改善,六十平米,三代同堂十分普遍。在这些工厂内,购房需求极为旺盛、强烈,是“刚需”、“刚改”购房者的集中地,但买套房也不容易。

中年人的委屈 为啥不能换个房

赵胜是老国企的子弟,今年36岁,早些年他与父亲母亲同在一个工厂,后来干脆自己开店,也算是衣食无忧,但这些年来一直为买房的事儿烦心。

2011年石家庄实行了限购政策,限制外地人购房的同时,对石家庄本地人购房也有明确限制,本地居民如果有两套房,限制购买第三套房,赵胜就烦在这第三套房上。他一直想买个三室的房子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,方便照顾。

熟悉老工厂生活区的都知道,工厂宿舍大多是老建筑,普遍是五六十平米甚至更小的小户型,满足基本居住需求。赵胜有两套这样的房子,一套不到五十平米,一套六十平米,按他的说法,这要是拆迁了,还不错——但是现在想买套房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,麻烦了。

被限购是个大麻烦,早些年家里买了别人家的老房子,现在两套房满了,再想买就要先卖旧房。“父母年纪大了,我是老三,大姐比我大一轮。现在照顾老人俩姐姐基本上管不了吧,他们也有公公婆婆照顾。我爸七十了,现在攒了点儿钱,想买个大房子接到一起住”赵胜搓着手说道,“限购啊,要是早知道会这样,前些年怎么也拼命把钱挣上,把新房买了。这些年看着我爸身体越来越不灵便,接到一起吧,六十平米房子,三代五口人,不换个新房,住不下啊。”

相对于还留在工厂里的“发小”,无疑赵胜很幸运。“我这好歹是家里现在有房子住,买不了新房,没办法住一起。我师父家,去年儿子结婚,家里有老房,想买个新房,也不行。住旧房,儿媳妇天天不满意,整天吵架闹别扭。”

限购,一方面限制了投资,同时也误伤了不少有改善居住条件需求的购房者,当你确实需要换一套新房子的时候,很多事限购会带来不少委屈。按照赵胜说的,这也算是“中年危机”吧。

老职工的难处 跟儿子一起住都不行?

想跟儿子孙子住一起都不行?

与赵胜的“中年危机”不同,刘栓喜老人的麻烦应该属于“老年危机”。刘栓喜,井陉人,支援三线建设,作为技术人员,一九七五年调往四川,现在回到石家庄的他同样因为限购有了麻烦。2012年回到石家庄,老人想买房,但由于被限购,只能在儿子的小区租了一套房子居住。

“我户口在四川,不是石家庄户口。回来了,成外地人了,出去那年32,现在71,都说73是个坎儿,回来了。”老人拉开了话匣子,“孙子都快结婚了,我买套房呗,一起住,有退休金,都看好了,要签合同了,说让我开个购房证明,结果被限购了,不能买房。”

“我当时就问卖房子那姑娘,我不能买房你为啥不早说呢?”说道限购的事儿老人略有激动,“姑娘说听您口音肯定是井陉的啊,还跟您是老乡呢,谁知道您是外地户口呢,外地户口限购啊,您也不早说。”老人现在是看淡了,“也不怪那姑娘,是我没说提前告诉她;也不怪政府,现在这炒房的确实不少,不过按照我孙子的话,我这属于被‘误伤’的。”

老人虽然说不上少小离家,但现在重新回到石家庄也确实很惊讶,楼是真多,原来到人民商场这就是郊区了,现在大多了,这楼房都要跟鹿泉接上了。关于房子,老人说之前房子就是个窝,有个住的地方就行了。那会儿让我去四川,收拾东西就走,孩子都留在河北,跟儿女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时间一直比较少,到那边就是住一间房,三线企业条件差。现在岁数大了,说跟儿子孙子住在一个屋檐下头吧,竟然就犯难了。

说到限购的事儿老人有自己的想法。你说我这都老头了,这么大岁数了还迁户口么?不值当了吧。但是现在看这阵势,不迁是不是还真不行啊。说买套房子吧,不行,可是看我这岁数,还挺硬朗,现在别说这七十的,九十多的还在公园抽鞭子呢,这二三十年不能让我一直子啊。

我们这投靠子女的老头老太太,能不能额外允许买套房呢,我这个也不是投资炒房,七十了,我炒房这辈子还能赚着钱么。限购我也支持,别那么多炒房的,不过能不能也准确一些呢,这明显“加工精度不高”吧。现在老企业还挺多,之前宿舍都是小房子,现在换大房子也费劲,再加上个限购,这打击面也挺广,确实不方便。

有老有小 限购要讲人情味

上有老下有小,老百姓的问题始终很复杂,就怕一刀切。限购,涉及千家万户,每个人可能都是被限购的对象。也许是这些老企业太特殊,计划经济时代的遗迹还太重,旧时的福利分房还大量存在。房子对于他们并非有和无的问题,而是危旧房亟待改善居住条件的问题。

旧小区房子小,人口多,三代同堂十分普遍,六十多平米的房子往往要住上四五个人,人均住房面积十几平米,远低于2012年统计的石家庄人均33平米的住房水平。面对这些有着迫切购房需求的购房者,限购能不能表现出更多的灵活性和人情味呢。如果不能取消,是不是也能够有一些指导性政策的倾斜呢,比如说,对人均住房面积低于平均水平的家庭可以放开限购;对异地投靠子女的老人可以网开一面,允许购买一套住房。

限购取消成为潮流,同时危旧房改造、棚户区改造也成为重要方向,中央已拨付万亿资金支持为旧房改造。这些老企业有不少属于危旧房,这些面临改造的旧房能单独另计算,在开具购房证明时区别对待,让购房者提前住进新房,如果限购不能取消,这也是一个很务实的问题。

责任编辑:薛腾飞 关键字:
分享到:
  • 支持 0票
  • 努力 0票
  • 雷人 0票
  • 无聊 0票
  • 难过 0票
  • 愤怒 0票

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,

用户名:置家网友
已有 0 条评论,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