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家庄资讯 来源:河北日报 发布日期:2013-11-09 09:56 字号:|

摘要:石家庄市政府曾出台的《加快主城区工业企业搬迁改造和产业升级的实施意见》规定,对于实行一揽子综合补偿的企业,土地部门与企业签订原有土地收回协议后,土 地部门要将收购资金的70%一次性拨付到企业。待企业原土地及地上附着物招标拍卖后,土地部门应将所得上缴财政专户。企业按时搬迁后,再向企业支付剩余的 30%收购资金。

每天清晨,市民王志立和妻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室内卫生,因为屋子里每天都会有大量细细的黑色粉末不请自来。

王志立家住省会的盛世长安小区,他形容自己现在的生存状况是四面“霾”伏:小区东边有石钢,西边和北边有热电厂、华药威可达公司,南边则是华北制药集团。王志立说,这些工厂排放的废气严重影响了居民的生活。

像王志立一样,我省许多市民都面临着市内重污染企业带来的困扰。

事实上,我省不是没有治理过市区的重污染企业,但每次治理都似扬汤止沸。

治 污要用重典!近日出台的《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方案》明确提出,推进重污染企业搬迁改造,结合化解过剩产能、节能减排和企业兼并重组,有序推进 位于城市主城区的钢铁、石化、化工、有色金属冶炼、水泥、平板玻璃等重污染企业环保搬迁改造,到2017年,完成123家重污染企业搬迁。

这是动了真格的硬任务,亦是没有退路的军令状。而要确保这些重污染企业如期搬迁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必须制定具体措施,让这些企业“搬得起、搬得动、搬得活”。

搬得起——

确保企业搬迁资金不断链

“不搬等死,搬迁找死。”面对搬迁,很多企业忧心忡忡。这是因为,企业搬迁需要巨额资金。天文数字般的搬迁费用,成为重污染企业搬迁的最大障碍。

9月25日,位于邢台市区东南部的旭阳焦化有限公司厂区内,一座巨大的熄焦塔在夕阳下等待着被拆除时刻的到来。旭阳焦化是邢台市区东南方向两大污染企业之一,今年被列为邢台市重污染搬迁企业。

“为 寻求解决搬迁难的途径,市政府专门组织人员到国内企业搬迁力度最大的徐州、焦作取经,然后出台了厂区土地拍卖资金反哺企业的政策,重污染企业搬迁工作得以 顺利推进。”邢台市环保局长张忠良介绍,具体政策是,政府对需要搬迁的市区工业企业的土地,可以改变性质,并由土地部门进行拍卖。土地拍卖的资金,在扣除 必要的费用后,其余全部归还企业用于搬迁。

业内人士认为,既然是搬迁,就要把企业搬活、搬强,而不是搬死。政府应在税费征收、土地出让补偿等方面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,加大投入。同时,企业也应积极运用引进战略投资者等市场手段,筹集搬迁资金。实现政府投入与企业自筹双管齐下,让企业真正搬得起。

石家庄市政府曾出台的《加快主城区工业企业搬迁改造和产业升级的实施意见》规定,对于实行一揽子综合补偿的企业,土地部门与企业签订原有土地收回协议后,土 地部门要将收购资金的70%一次性拨付到企业。待企业原土地及地上附着物招标拍卖后,土地部门应将所得上缴财政专户。企业按时搬迁后,再向企业支付剩余的 30%收购资金。

为支持企业搬迁,今年石家庄依然明确,将继续实施该政策,到2017年完成19家工业企业搬迁任务。同时,为保障企业顺利搬迁,石家庄市财政局、土地收储中心或市政府融资平台共准备20亿元启动资金(不含石钢、华药和常山集团),以确保企业搬迁资金不断链。

企业搬迁的时候,也正是企业最花钱、最缺钱的时候。但是,我省许多地方的搬迁政策都规定,搬迁时企业老厂停产,在新厂建成投产后,才对新厂实施各种税收优惠。多位企业负责人表示,这些政策对于搬迁中的企业完全没有意义。

据 了解,为解决污染企业搬迁缺乏周转资金的难题,我国一些城市提出这样的办法:由当地的市城投集团、地产集团等国有投资集团,按照市场价格,提前向企业支付 土地置换资金,以弥补搬迁资金缺口,协助搬迁。而对于一时之间土地还不能进行招、拍、挂的企业,也由这些国有投资集团出面进行资金托底周转,企业就将自己 的土地打一定折扣置换给国有投资集团,让其帮助出资搬迁。

(小标题)搬得动——

确保企业进园区人员得安置

企业搬迁是一个系统庞大的工程,厂往哪里去、人往哪里走……这些都是制约企业能否搬得动的关键。

面对不断上涨的土地价格和紧缺的土地指标,污染企业究竟能搬到哪去?

日 前,省国土资源厅出台规定,我省将积极推进企业退城入园、搬迁改造,需异地安置的搬迁工业企业,可采取协议方式提供新的安置用地,按照国家规定最低出让价 收取土地出让金。企业原用地由政府收回后,土地收益可根据企业需求用于搬迁改造。不过,省国土资源厅相关负责人也表示,省内各市、县、区的企业搬迁或新建 项目必须要全部进入园区,凡不在规定园区内选址的,一律不提供土地。

与此同时,石家庄市也出台规定,市国土局要确保搬迁用地指标的及时足额 供给。而且此前,石家庄市便确定了搬迁企业必须进入指定工业园区的要求,如通华化学、阳光药业、华药玻璃厂等7家进入经济技术;东华化工、金石化肥 2家进入循环化工基地等。48家需要搬迁企业,除9家关闭停产外,其余39家全部进入规划园区。

对于搬迁到远离市区的新厂来说,人员的分流和安置问题同样不容小觑。

相关专家建议,搬迁过程中,有一部分职工不想到郊区去,可以提早退休;假如不能退又不愿意去的,应按照分流安置职工办法分流;新的地方吸收新的员工可按照新的劳动制度,这样整个企业的劳动制度就在搬迁过程中发生了转换。

在这方面,首钢的搬迁经验值得借鉴。首钢原来在北京有8.4万名在职职工,搬迁后富余6万多人。其中,岁数大的员工采取离岗休息、退养的办法安置;还有一部分人,对其加大各种技术性的培训,通过非钢产业发展、钢铁业建设新厂、搞循环经济等方式进行安排。

对此,我省的一些企业也进行了相关探索。“目前,企业的400多名员工已经安置到新园区。为方便员工到新厂区上下班,公司配备了足量的班车。截至目前,还没有一名员工流失。”旭阳焦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红雷告诉记者。

(小标题)搬得活——

确保搬出效益实现绿色发展

“企业搬迁不是目的,而是手段,期间要进行转型升级,真正把企业搬活。对于高污染、高能耗,特别是污染治理无望的企业,要坚决淘汰,绝对不能搬迁。”石家庄市副市长王韶华表示。

石家庄发改局一位工作人员认为,企业搬迁不是不搞工业,淡化工业,而是要更健康、更高层次地发展工业经济,减少污染,要确保搬出档次、搬出效益、搬出绿色发展。这不是减法,而是加法、乘法。

在已经搬迁的企业看来,其通过搬迁获得的,不仅仅是新的土地和厂房。

张家口市重点企业中煤张家口煤矿机械公司开始搬离市区时,总经理高建炯心里长舒了一口气:“公司近年组织了几项重大技术改造项目,却因为没有地方建现代化生产车间,都一一撂黄了。”

“如果不从市区搬出来,根本不可能拥有这样现代化的厂房和先进设备。”高建炯介绍,公司搬迁后,新上了煤机制造项目,年产值达60亿元,实现利税8亿元。

企业搬迁,绝对不能搞污染搬迁。

省 环保厅相关负责人表示,全省大气污染重点控制区范围内,禁止新、改、扩建除“上大压小”和热电联产以外的燃煤电厂,新建项目禁止配套建设自备燃煤电站, “两高”行业新建、改建、扩建项目实行产能等量或减量置换,城市规划区(非工业区)内严格限制新建钢铁、水泥、石化、化工、有色冶金等行业中的高污染项 目。

留下的土地要发展无污染的、更高档次的产业。

因为工业发达,石家庄长安区一直是全市的财税重地。然而,随着工业企业搬迁 力度的加大,长安区告别了睡在聚宝盆上的日子。该区发改局副局长曹红梅介绍,随着企业的搬迁,腾出了大量建设用地,长安区将用这些地“腾笼换鸟”,大力发 展现代服务业。目前,长安区以商贸服务业大项目为发展核心,精心谋划的项目达51个,培育电子信息、软件外包、生产型服务业等楼宇经济,全都是无污染的高 端产业,实现了企业转型与区域经济发展双赢。

责任编辑:张思思 关键字:
分享到:
  • 支持 支持 0票
  • 努力 努力 0票
  • 雷人 雷人 0票
  • 无聊 无聊 0票
  • 难过 难过 0票
  • 愤怒 愤怒 0票

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,

用户名:置家网友
已有 0 条评论,
网站地图